365bet官网客户端下载

来自北京

凤凰网 新视界 出品

作者|任清

编辑|于浩

7月18日,世纪佳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。传闻称世纪佳缘公司CEO、COO、CFO和几个VP“消失”,随后世纪佳缘回应,确有个别管理层因个人原因在配合司法机关调查,公司业务运营一切正常。

7月19日,据第一财经援引世纪佳缘大股东复星集团消息,世纪佳缘的个别管理层,因个人涉嫌职务侵占,目前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。复星方面进一步透露,目前百合佳缘的董事会已授权相关人员行使相应职责,公司业务运营一切正常,新管理团队也将很快上任。

有观点认为,新管理团队将很快上任的说法,恰从侧面印证了公司原高管“消失”的传闻。

风波并未平息,社交平台上,多位称被世纪佳缘“坑”过的用户对此拍手称快。

在一个个堪称悲剧的案例中,一个滋生酒托、饭托、骗婚、淫媒、骗财乱象的罪恶温床逐渐清晰。

但不幸的是,直到现在,罪恶的火苗仍在明明灭灭。

诱饵

“婚介是假,赚钱是真,这生意早就变质了。”见识过一遍世纪佳缘销售套路的温华对凤凰网《新视界》表示,她绝不会再使用世纪佳缘,但时至2022年7月,她仍在被世纪佳缘电话骚扰。

温华北漂三年多,简单的社交圈、忙碌的工作让她没什么机会接触外界的男生,亲友介绍的几个相亲对象,让她感觉到“窒息”。在父母的催婚压力下,2021年6月,温华注册了世纪佳缘。

注册几天后,温华被精准营销,她多次收到世纪佳缘红娘发来的短信,短信介绍了3位男生,三位均是年龄30岁以下、身高180cm左右、相貌成熟稳重、收入稳定的公司高管,都想找一位“过日子的女孩子。”

图片

“这么优质的年轻高富帅,居然想认识我这样的小透明”,温华窃喜,难道偶像剧情节要降临在自己身上了吗?

但当温华问起这几位男士的具体情况,想要照片,立刻被红娘以会员资料保密为由拒绝,多次劝说温华去线下店里验证身份后,才能和男士见面。

“见面是不可能见面的”,几天后,温华找时间到了店里,只有2位红娘及店长,“那几位男士很抢手的,可惜了,你来的太晚,已经被别人抢走了,我们这里成功率很高的。”

接下来就是“夸、堵、戳、挖”一条路服务。

红娘们一边要求温华填资料,一边夸赞她气质出众、皮肤好、又高又瘦,是男士最喜欢的类型,“你眼光不高,就是平时认识的男生可能不匹配,我们这里高端会员里倒是有几个符合你要求的,就是需要你升级成会员。”

一听说要交钱,温华这才从“偶像剧”中反应过来,“我没钱,也不可能交钱找对象,是你说人家想认识我,要我来店里见面,你们这是骗我。”

想走,几个红娘围过来“疯狂输出”,先给温华看手机里成功配对的照片,再赶紧“画饼”,刚好手里有一个xx公司的高管的照片,几乎所有要求都符合温华资料里填写的,只要办了会员,很快就能安排见面。

接下来就是戳痛处,“妹妹啊,我看出来了,咱们都是普通人家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不舍得给自己投资,在婚姻大事上不舍得,吃了大亏。咱们穷人家的孩子,有时候看的不长远啊。”

红娘现身说法,拿出了两个办法,一是在金融平台借款,二是特殊申请,交半年会员费。

2个多小时的心理咨询后,温华还是坚持拒绝了,“我不能接受花钱找对象这件事,来之前你们说的很清楚,不会涉及金钱。”

不等红娘开口,温华就拿起包离开了店,关门的时候,她清楚地听到了红娘的一句,“这么抠门,活该找不到对象。”

陷阱

张湘曾经做过房产中介,大专学历的她,曾经做过电子产品销售和在线少儿英语培训销售,在同事的介绍下,她短暂做过一段时间世纪佳缘红娘。

小时候经常和家人一起看非诚勿扰,最开始她对这份工作充满了想象,但进去后才发现,以往销售的经验,却无法用到世纪佳缘的电话销售上。

“卖房子、卖手机、卖课,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但直接编造出来一个人,哄人来店里,这个难度还是挺高的。”

获得CRM系统登陆权限后,张湘从资源库挑选会员,“解锁”会员聊天记录,并通过会员资料及浏览情况,虚构出数位符合会员要求的“理想恋人”。

图片

图|网传世纪佳缘培训资料

张湘告诉《新视界》,她曾经通过虚构人物,介绍过一位顾客到店,在几位同事的帮助下,成了一个近8万元的单子。但没几天,这位顾客就以虚假宣传欺诈消费为由,要求退款,把她骂的狗血淋头。

张湘发现,自己和公司并不能同时找到一位真实情况符合该会员要求,且对该会员感兴趣的男士。

一位同事给她出了主意,可以找她在酒吧做销售的朋友帮忙。这位朋友身高182,28岁,长相非常英俊帅气,只是学历、家庭和工作需要包装一下。

“北京林业大学毕业、父母都在某二线城市做公务员、自己是某外企高管”,酒吧销售对他的人设已经非常熟悉,他熟练将张湘约到他所在的酒吧。

女客户很中意他,甚至没有察觉到酒吧的人和他称兄道弟,以及每次都过千的高额酒水消费,几次都是自己买的单。

约会几次后,这位女客户被对方委婉拒绝。“人家看不上你,也不能怪我们”,张湘的同事曾教她这样的话术,以应对质疑。

张湘编了一个又一个的人设,有时候甚至觉得,她编的那个人,就像真的存在一样。但成了这单后,张湘却再也没有开单。没有收入,张湘不久后就离开了北京。

张湘后来曾听同事说起,这位女客户过来很久才再来店里,再介绍男士给她,她总是不满意。

“我只是一个打工的,老板让我怎么说我只能怎么说。”张湘否认这是一种欺骗。

张湘告诉《新视界》,她听说业内还有更高端的操作,即针对一些外貌较出众的“傻白甜”类型女生做局,红娘找来的高富帅都是真的,只不过,对方不是奔着谈恋爱,也不是为了结婚,而是为了寻求“露水情缘”。

红娘收获高额会员费,“高富帅”收获“一夜情”,双方友好合作,只有“冤大头”人财两空。如果“冤大头”找来,则回以“女孩子要矜持”,怼的对方没脸继续说。

“猎艳”

某国企中层赵西,在北师大读研期间就和世纪佳缘的一位红娘合作了,最初,他只是一位普通的会员,世纪佳缘也并非他唯一的交友软件。

和红娘接触久了后,红娘提出了合作的需求,这正好符合赵西的需要。

“交友”是他的初衷,在他看来,他没有任何欺骗对方的行为,“我身份、学历、家境,所有资料都是真实的,我也会跟女生直言,不想过早“settle down”,恋爱过程中,没有任何强迫行为,大家都开心,不好吗?”

赵西会在微信群里吹嘘“猎艳”经历,公布他的“百人斩”目标完成度,睡过多少女生,有时候,甚至会发一些女生的视频在群里。

群里的男生,经常会听完赵西的经历后,齐刷刷打上一句,“吾辈楷模”。

赵西的群友胡羽,在看视频中感觉得到了强烈的不适,他知道,这位女生是赵西交往过的女生中,相处最久的一个,她会千里迢迢从深圳飞来北京,像女朋友一样给赵西洗衣做饭打扫,会就给赵西做好早餐,但他在群里从没承认过,她是他的女朋友。

赵西会辅导她考研择校,会告诉群友,“有点想收心”,但这不耽误他继续在群里炫耀和其他女生在一起的视频,还会吐槽“想不通她们怎么那么想结婚”。

胡羽告诉《新视界》,赵西和那位女生分开后,女生患上了抑郁症,还有过自残自杀行为,但赵西对这点似乎很骄傲。

胡羽透露,目前,赵西考上了南方某一线城市的公务员,已经离开了北京。

深渊

在世纪佳缘,你不一定能收获爱情,但却一定能见识险恶的人心。

2015年3月,“武汉地税部门调查“世纪佳缘”武汉分公司”报道,武汉男子小杰,分三次共缴纳45万元征婚,两年先后与21位女孩见面。每次见面,女孩无一例外要求购买价值不菲的礼物。

2017年,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骗婚自杀,将世纪佳缘推上风口浪尖。

2021年,澎湃新闻记者卧底世纪佳缘,揭出红娘黑幕。

同年,1818黄金眼报道跟董事长女儿相亲“大型连续剧”,世纪佳缘红娘给小吴介绍的对象,所谓的董事长女儿、北大硕士,只是一个离异有2孩的大专生。

不是每一个“小吴”,都有机会遇到“1818黄金眼”。从判例上看,红娘替你约见的相亲对象,哪怕最后在诈骗,也和世纪佳缘没有关系。

作为诈骗犯的重要获客平台,世纪佳缘管不了平台滋生的灰色产业链。

2022年7月,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仍有不少消费者都表示自己被世纪佳缘工作人员引导高消费,无法退款。6月,仍有被虚假营销、诱导高消费的判例出现在裁判文书网,结果也均是,合同合法有效。

过去的每一年,世纪佳缘一次又一次被曝出隐私泄露、营销造假、诱导消费、酒托饭托婚托、淫媒,杀猪盘、借贷理财诈骗陷阱。但事后多次道歉整改,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。

凤凰网《新视界》记者做了一次试验,注册世纪佳缘后,遇到和温华同样经历。红娘依旧精准捞到了记者信息,在电话及短信沟通过程中,虚构出几位年入百万的“高富帅”,进行长达数小时的“洗脑”式销售。

但一旦办了会员,世纪佳缘能保证的服务只有数量这一个点。因为除了见人的数量可以得到保证,其余要求一概无法量化。

温华得知记者也接到世纪佳缘电话后,多次提醒称,“不要相信、不要相信、不要相信”。

(应被访者需求,温华、张湘、赵西、胡羽为化名)

往期回顾